小熊泡泡·

《拜托舞担和主唱赶紧和好》18

本章群戏偏多(˘͈ᵕ ˘͈❀)

——————————————————




Bo神陷入了旷日持久的冷战中,单方面。

他冷战了足足三天以后,绝望的发现,小赞他,根本没有发现。

其实这事也确实不怪肖赞,他现在每天睡的比军训嗑糖的百香果都晚,起的比村里的鸡都早。匆匆跟Bo神打声招呼也跟多说一个字就烫嘴一样:“你怎么这么早啊老王。”

“我……”然后不等web说出第二字,这傻子已经抱着大绿水壶冲出去很远了。肖老师专心致志搞事业,根本无心谈恋爱。


然后,A班的进展飞快,但是气氛一日比一日沉重。而且他们发现王老师开始语音系统错乱,有的时候会韩语中文混着说。

“踏西!!”

所有人:……啥玩意?

齐琦:“他说再来一遍。你们别这样看我,我没在韩国练习过,我就是爱看韩剧……”

方奕在旁边擦汗:“韩国人说话这么凶吗?”

Bo神真的整个人有种在沉默中变态的征兆。


终于,单方面的冷战实在无法继续,Bo神下凡去了B班,一般都是导师一进门大家都站起来迎接,这次web一走进去,三三两两坐着休息的孩子们全都在气场的震慑下自动起立行注目礼。

Bo神环视一周没有发现那个赞,只看到了自觉走过来愁眉苦脸跟小鸡崽子一样的林和:“Bo 爸,不是不是,Bo老爹Bo老爹”

老王也觉得自己要中毒了,因为他发现他差点就脱口而出“你妈呢?”

“你……肖赞呢?”

“他去上厕所了。”林和堪比一颗小白菜,愁的心里黄,你说这人早不去晚不去,偏偏跟找过来的Bo神擦肩而过。

Web环视一圈,发现那个看上去貌似很老实的大个子也不在。他抿了抿嘴唇,跟林和低声说了一句“好好练习。”就推门走了出去。


貌似很老实的大个子正公主抱着齐琦奔赴医院,到了急诊室医生看他满头是汗还问他:“小伙子,你先别急,你女朋友到底怎么了?”

他怀里的美人颤巍巍的睁开眼:“老子是男的。”对不起最近跟方奕实在混太久了。

医生面不改色:“你男朋友他怎么了?”

温辰脸都白了:“他从两米多高的架子上摔了下来。”

齐琦轻轻的说了一句:“我没事,你别哭。”

大个子一哭,真的更像max了。


老刘也气急了:“舞台没搭好怎么会让选手上台?!”

工作人员:“没让他上台啊,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休息的时候一个没看住就跑过去玩了。”

老刘:“玩就玩,怎么会摔的那么厉害,里面是空的上面不是还绷着一层布吗?!”

工作人员:“他在上面走过去都不会掉下来,谁知道他会在上面后空翻啊!!!!”

这届孩子怎么会这么皮啊?!齐琦成功的把自己摔成了轻微脑震荡和左腕撕裂性骨折。摄像机也纪录下了他摔下来时PD小姐姐爆发的尖叫声。

小姐姐根本抱不动他,这货还自己挪到了走廊上,被温辰抱起来直奔医院。温老师平时看起来很沉稳的一个人,泪腺意外的发达,在出租车上哭的比PD小姐姐还厉害,师傅看着俩人哭成这样,都不知道该奔医院去,还是直接改道殡仪馆了。


出结果以后,PD小姐姐还说:“不幸中的万幸是左手。”

齐琦闭着眼回答:“我是左撇子。”

PD小姐姐:……得,你的人生还真的都是不幸呢。

这倒霉孩子也很后悔,上去玩的时候怎么会脑子一抽,就想起来温辰第一次表演的帅气后空翻了呢?!!!


齐琦缺席了本次主题曲考核。


方奕在那边感叹:“最近水逆啊水逆!”

Bo神现在一听水逆这个词就头疼,他考核前一天终于堵到了小赞:“你有没有哪里不会?”快说!!!!我教你!!!!我迫不及待的要教你了!!

小赞回了他一个很自豪的笑容,斩钉截铁的回答:“我都会了!”

Web:……

mua的,一赌气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惘然!!!


因为考核是10人一组进行录制的,第一组考核的A班只有九个人,就在B组随机选了一个人过来一起录制。Bo神不带什么希望的盯着门口,看到穿着淡蓝色卫衣的林和哭丧着脸进来,他一过来就自动缩在王爸爸身后,在他背后念口诀:“左左右,左边!右边!向前看!”

Web隐隐约约有点不好的预感:“不用太紧张,林和。”

林和回了他一个笑容,比哭都难看。


Bo神打头阵,第一个跳。跳完老师直接说:“这就是标准,大家照着这个来。”

A班整体测试成绩都很好,毕竟都是经历了魔鬼集训的人。

唯独到了林和这里出了问题,他实在太紧张了,一对着镜头,他肖爸爸和温老师给他抠的动作要领全忘了,跳到后来在大家的笑声中大脑已经一片空白。

他坚持跳完了最后一个动作。


一下来大家就都拍他:“不错不错,至少动作都记住了。”“林和,我可算知道为啥上一次老师让你去唱歌了,你太可爱了跳的哈哈哈哈。”

大家都在笑,而且没有谁是恶意的,所以林和也跟着傻笑。

Bo神却把他拉到了自己身边,因为他看着孩子一边笑,一边红了眼圈。

王爸爸的肩膀很宽阔,把林和挡在了镜头后面,林和在大家的注意力终于不在他身上后,低下头去。

他拼命的让自己千万不要流泪。


Web听到身后传来很轻很轻的啜泣声,他也垂下了眼睛。他看着这孩子这些天不眠不休的一直在努力,可是这样努力的他,在众人眼中依旧是个笑话。


小赞尽自己所能,发挥的还不错。他心情很好的等了很久,看到红色衣服的A班人也都来吃饭了,就是没有看到Bo神跟林和。

赞有些担心,起身离开食堂,跑去A班教室。他在门外发现Bo神正带着林和对着镜子继续练习,这一次他没有只是来回重复“再来一遍”,而是一字一句的提醒林和每个动作的要点到底在哪里。

“一次失败而已,无论你站在舞台的哪个角落,都要把它跳好。不要因为身在暗处,就放弃自己。”

“总有人会看到,你在努力。”



小赞在门外看着特别认真的王老师,感觉这个人仿佛拥有世界上所有的温柔。

《拜托舞担和主唱赶紧和好》41

“那不能有。”小赞使劲摇头“你这种帅的让人腿软的人一出现,我就会一见钟情的!”

Bo神被他夸张的表情逗笑了:“小骗子。”


明明一见钟情的都只有我啊。


小赞:“甜甜?”

Bo:“嗯?”

小赞:“你有没有觉得我们谈恋爱跟不谈恋爱,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Bo:“为什么这么说?”

小赞:“就……没两样啊。感觉跟你还是很像好哥们。”

生气Bo:“哥们?!”

小赞:“嘿嘿嘿~你别生气,我打个比方而已。”

Bo:“可能因为我们太忙了吧。”

小赞:“也是,都没有时间睡觉,哪有时间搞对象。”

他扭过身子正对着web,把他的两只大手都抱在自己怀里,眼睛亮晶晶的说:“那等我们比完赛,不忙了,就好好谈恋爱吧!20好几终于有个对象了我可得好好体验体验。”

Bo:……

Bo神:“你要哪种体验?”

小赞根本没想歪,气势很足的说:“先把你带回家给我妈看看!”

Bo神笑着点头,但是他也问他:“小赞如果你没有成功出道你会去做什么?”

小赞愣住:“你为什么问这个,你为啥不说你没出道怎么办?”

Bo神认真的盯了他一眼:“我可能会不出道吗?”

小赞哇哇叫:“臭——屁!”

Bo神:“严肃点,你要是进不了前五……”

小赞笑:“你知道吗?你现在真的很像马上高考了,我爸对我说你要是考不上大学可怎么办啊哈哈哈。”

Web:“肖赞!我认真问你呢。”

小赞:“安啦,其实……其实我也没想好。因为我本来计划的就是淘汰就回去画画,可是,我现在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舞台了,虽然很累,但是站在那里真的很幸福。”

Bo神:“那就更加努力的练习啊肖赞,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走出去,到这个不太一样的世界看看。”


小赞郑重的点点头:“嗯!我会努力追赶您的脚步。一直站在你身边。”


30-20淘汰公演开始了。

Bo神看着小赞脸黑的二五八万一样:“非得穿成这样吗?”

林和:“又来了又来了。”

Bo神:“非得穿成这样吗?”

林和:“这才第二遍还有两遍。”

Bo神:“非得穿成这样吗?”

林和:“肖爸爸你说我Bo爸是不是个复读机啊?!”

小赞:“他可能是有什么强迫症。”

Bo神:“非得……”

小赞捂他的嘴:“别说了,闹心,非得!非得!”

他穿了一身白,白衬衣乍一看很清纯,但是光一打,就像一层雾一样,腰线都看的很清楚。

倾城化妆师小姐姐还在垫着脚给小赞脖子上系类似于绷带的长丝带,这也是他造型的一部分。她整理好肖老师的造型回去就发了微博,有这个打入核心的内部人员,博君一肖真的有福气。

“黑丝带惊现小赞左手,不懂得去搜黑丝带。这颗糖噎着我了不能只有我吃!!!!!!!”


“黑丝带卧槽!!!!是扒底裤太太扒出来Bo神捂在眼睛上的丝带被小赞缠在手腕上的那条告白丝带吗?!!”

“这都过去多久了他竟然还留着拿出来带,这孩子是不是自以为我们都不知道啊?!!!!”

“黑丝带!!!!有没有周边同款!!!”


Bo神一路把小赞组送到了后台,小赞拍拍他的肩膀:“别担心,我这次也带了幸运物,从封建迷信角度出发,我已经稳了。”


结果温老师带队的这组舞台又一次在微博上屠榜了。

“小赞,我死了!我不想口吐芬芳但是真的看的腿软……”

“欲气而不色情,诱惑而不低俗。Bo神捡到宝了。”

“这个舞蹈编的我……嗷嗷嗷嗷,我不想开黄腔但是我真的可以我可以!”

“第一次看肖老师这个风格的舞担,意外的非常杀我,眼神真的又欲又A,我希望我是地板!!!”

“我也希望我是那块地板!!!”

“小赞爱出汗!一出汗那个衬衣……我不说了,我循环去了!!”

“跳的时候有多欲舞台一结束的笑容就多可爱,这是个什么反差萌神仙啊!!”


小赞他们在台下拆房子的尖叫声中跑下去,看着王老师站在暗处,他边擦汗边走过去,却看到这人眼神怪怪的,也不说话。小赞伸出一个指头戳他的胸肌:“咋啦?什么表情,要吃人啊?”

Web闭了闭眼,转身就走。动作都是他教的,也算是自食恶果了。


肖老师套了一件外套就去找林和,林和这组都是熟人,小丁、方奕、齐方、花蝴蝶,他们的造型有点特别,下半部分脸被一个很帅的金色面罩给罩住了,只露着眼睛也不影响他们的美貌。小赞比完赛轻松了很多,在后台扒着帷幕看了他们的表演。觉得一路走来,大家真的有非常明显的进步,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接近一个合格的偶像。

现在林和站在舞台上已经非常自信了,谁也看不出来这曾经是个极度自我怀疑的少年。林和跑下来就抱着他肖爸爸哭:“我怎么总感觉这是我最后一次上台了。”


林和并不是最后一次上台,但是齐方是。

30进20最让人意外的淘汰选手——齐方,方奕根本没想到自己会重新回到前10名,他被叫到名字甚至愣住了,林和看到方大哥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却没有想到,走的人是齐方。

但是齐方本人一点都没有意外,他还是很镇定清冷的做了自己的告别宣言:“来这里参加选秀,只是因为我跟别人的一个约定。没有想到,在这里可以结识志同道合的,朋友。你们继续努力,我回去写毕业论文了。还有发财,麻烦照顾好发财。”


齐方淘汰的原因,已经算是小规模的网络暴力了。方奕出面拆cp之后被抵制,而齐方在个人采访中直接回答了节目组的问题。

“你是怎样看待自己的cp粉呢?”

“在很长一段时间给我造成了困扰,她们说的都不是真的,我甚至有些觉得不自在。跟方奕完全没有感情上的交往,所以被亲密的摆在一起感觉很不自在。我甚至当面跟方奕说过,我非常不喜欢被跟不熟的人摆在一起。方奕也替我给粉丝做了回应。那不太算是他的态度,反而更是我的决定。”


他的采访发出去在网上引起了很大的争论。

“所以方奕是没办法了才出来拆cp吗?”

“什么叫不熟的人,跟你一起奋斗的队友教你舞蹈的朋友也是不熟的人嘛?高材生就这么傲气吗?”

“反反复复听他说的话,感觉自己瞎了眼才喜欢他!!难过的哭了,都是假的没错!”

“太高傲了吧,听到他这样说的方奕应该会很伤心才拆cp的。”

“跟别人摆在一起不自在,真的把自己当成天之骄子了。”

“不太开口说话是因为不说人话。”

“#抵制齐方,送齐方回家。#”

“#抵制齐方,送齐方回家。#”

“#抵制齐方,送齐方回家。#”

“#抵制齐方,送齐方回家。#”



齐方当天做完那个采访专门拜托PD一定要一刀不剪的把采访发出去,亲眼看着两个人越走越远的PD小姐姐叹息着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齐方很少笑,这次却笑了:“早点回家,写毕业论文吧。”


排名公布后,方奕回到宿舍,他的床上还摆着自己收拾好的行李,隔壁床上却已经非常整洁干净,他什么都没留下。

就像,从来没有一个话很少的男孩,住在他身边。

【博肖】我的喜欢,只与你有关💓.(一发完)

校园/研究生学长战✘大学生学弟博/

误会梗/吃醋梗/恋爱史/


“你能不能别总帮这些女孩递信息给我啊。你很闲吗?”王一博烦躁地捋了捋头发,瞪着肖战,眼里寒意渐露。


“啊?”肖战被这突如其来的脾气发得有点懵。王一博在他面前虽然话也不多,倒也不像对别人那样冷冰冰的。看着他的眼睛也总是亮亮的,温温的。肖战想着这算是朋友了吧。


直到今天看到这个眼神,肖战才明白别人说王一博高冷不是空穴来风,小孩子冷起来是有些吓人。


肖战突然有些失力,从小学弟刚入学开始,他已经很努力和他相处了,尽好作为朋导的职责了。无论王一博多冷多安静,他还是一直温柔以待,带他熟悉校园,带他功课,带他适应大学生活。就因为第一眼看见这小孩就莫名觉得喜欢,白白净净,精致安静,像一个被人看到就想带回家藏起来的手办。


原来这么努力也还是不行啊,他以为他和旁人有些不一样呢。原来还会像普通人一样遭到王一博的冷眼。原来还真的有他相处不好的人啊,肖战有些挫败。


但更多的是谴责自己,每一次看王一博对女孩子的抛出的橄榄枝不假辞色,肖战心中总有些暗喜,忍不住要多看几遍。这样的自己真的很恶劣啊,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肖战想。


王一博看着肖战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眼波翻涌,漫过几丝伢然后眼睑下垂,像是有些失落。王一博眼里的寒意马上退了下去,觉得自己这脾气发得没什么道理,又委屈又后悔,又怕肖战生气。只好闷闷地说了声“我有喜欢的人了”


肖战怔了一下,立马收拾好神色,温和地和王一博道歉:“抱歉啊一博,是我没了解楚,有些冒犯了。”肖战的语气依然温柔包容,可他语气的生疏和眼神里流过的几丝失望不悦还是被王一博捕捉到了,王一博莫名心慌,肖战现在的眼神像开学典礼站在台上演讲时一模一样,温柔遥远,像划开了楚河汉界,让人有些抓不住。


王一博急了,猛得抓着肖战的手“你为什么不问我喜欢的人是谁”


“这是你的私事啦,和我没什么关系,我不好多问”肖战轻轻笑了笑,落在王一博眼里就是一副各家自扫门前雪的态度。肖战拍了拍王一博抓着他的手。随后起身。


“好啦,我还有篇论文要赶,先回去了。有事再联系”说罢也不管王一博的反应,挣开他的手,大长腿走路带风,没一会就走远了。


所以他没听到王一博那句脆弱又委屈,飘散在空气的话。

“如果…和你有关呢”


我的喜欢,从来都只与你有关。


/

两人的关系从那天后似乎进入疏离期,平时也总是肖战主动联系王一博多些,约约饭,问他的功课有没有什么问题,适不适应宿舍生活什么的,有时也会闲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王一博不主动却回得很快,像是时刻守在手机前等似的。


肖战也听过其他同学的抱怨,说大一级的冰山王校草不好相与,回一条信息要半天,有时压根不回,联系他难得要死。肖战惊讶的同时又有些窃喜,可窃喜的原因却从不曾深究。


王一博虽然在聊天中没能被看出点什么,但舍友却明显地看出他的异常,一捧起手机就忍不住小括号的笑,一下一下敲着键盘,回得慎重。


王一博的笑多稀罕啊,像冰淇淋消融,甜得都要化了,看得几个直男舍友也呆了。所以他们一个两个都在赌,王一博这座大冰山一定是恋爱了。还在猜是被太平洋的哪股暖流冲垮了。有的赌外院院花,有的赌艺传的院花,五花八门,赌了个遍。却始终没见过现实生活中,他给哪朵花有过好脸色。


可是舍友们发现,王一博最近有些不对劲。总是盯着手机时不时地刷着,刷完神色低落地趴在桌子上,恹恹的,没有了笑。下巴撑在自己的手臂上,嘴角下撇,双下巴都挤出来了。看起来委委屈屈,一点都不像平时的酷盖。


“咋啦,不会是失恋了叭”

“哪能啊,谁舍得和校草分手啊,死缠烂打还来不及”舍友窃窃私语。


王一博沉浸在自己孤独而委屈的海洋里,什么都听不到。肖战已经两个星期没有找他聊过天了。肖战这个骗子,说好了有空联系呢?


有一天王一博憋不住了,中午主动发了条信息过去约饭,王一博等啊等,肖战一直没回复,他也没胃口去吃饭,守着手机死等,小孩子倔起来也是真倔。


直到晚上肖战才回说忙论文,下次再约。王一博才后知后觉饿得胃疼,看着肖战几个字的回复,冷冰冰的语气。又刷了刷之前聊天记录里,肖战频繁发的一串信息和语音,王一博点了几条出来听,温温柔柔的声线烫得人心疼。王一博捂着胃趴到桌子上,也分不清是哪里疼了。


他不就是那天语气不好了点嘛,至于这样吗?喜欢的人一个劲地给自己介绍女孩,任谁都会不开心的吧。干嘛这样说不理人就不理人的。王一博委屈和慌乱的情绪一齐涌了上来,眼角都带了些水气。


王一博快被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折磨疯了,他要去找肖战,道歉也好怎么样都好,就是不能断了联系。王一博紧张兮兮地守在研究生院的宿舍楼下,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远远地看见两个身影往他这边移动,其中一个身影王一博瞬间就确定是肖战。


他应该是刚下社团活动,笔直的西装裤搭上白衬衫,干净修长,温柔熨帖。脸上挂着盈盈的笑,带着一副金丝框眼镜,更是衬得他肤质如玉,眼波流转,气质斐然。肖战生得好看,他一早就知道,举手投足皆是风情,偏生还脾气好,不像他那么清冷。人缘好得惊人,谁提到研究生院不得提一句风云人物肖学长。


肖学长手肘挂着黑色的西装,随着他的身影一晃一晃的,王一博突然有些羡慕那件衣服能和肖战那么亲密,贴得那么紧。走近了王一博才反应过来肖战身边还站着一个男孩子,模样也生得可爱,不知道和肖战说了什么,逗得肖战笑得眼睛都眯了。


王一博觉得胃里直冒酸气,拳头攥得紧,也不知道是在和谁过不去。他想离开,可是脚不听使唤,还是自虐般得站在原地。他看到肖战摸了摸那个男孩子的头发,笑得温柔。


王一博眼角发酸,之前肖战也这样对他的。刚开始王一博还躲,后来就不了,他喜欢这样的亲密。原来这些都不属于他一个人的啊,温柔和亲密,都不属于。那男孩子看起来可爱活泼,肖战和他在一起一定很开心。


他记得肖战曾捏他的脸说,“你这座小冰山,忒无趣了点。”他无趣,所以有趣的人出现了,肖战就不要他了,不需要了。王一博长这么大,头一次尝到痛到喘不过气是什么感觉。他觉着自己的心七零八落,碎得可怜。王一博转头就跑,像背后有什么洪水猛兽追着。


肖战余光瞥到熟悉的身影跑远,急切地喊了一声“王一博…”,那人却不回头。他想追上去,奈何穿着皮鞋站了一天,着实是累得跑不动。


“哥,这就是你常提的那个好看的弟弟啊”

“你是欺负人家了吗?怎么见着你撒腿就跑啊”


“小孩子,管那么多干嘛!”肖战拍了拍自家表弟的头。

“回去吧,舅舅在外面等你了,下次有空再带你玩。”



肖战看着自家表弟走远的背影,莫名想起了王一博。不知道最近小孩子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交新的朋友。他最近忙论文是真的,躲王一博也是真的。肖战一直在整理自己的情感,他不是一个迟钝的人,他感觉得到王一博对于自己的重要性,他怕是从很早就喜欢上王一博了。


在他面前,肖战总是格外地放松舒适,有很多奇怪的小情绪暴露出来,不再成熟,不再运筹帷幄。这些都超出肖战可以控制的范围,所以他条件反射地开始躲。


明白自己的心意又如何,落花有情,流水无意,若是王一博喜欢倒还好说,不喜欢难道要拖着王一博一起走这条难走的路吗?他的小孩,安安稳稳过完一生就好了。没必要知道这份晦涩的情意,徒增烦恼。​肖战叹了口气,转身朝楼上走去。


/

隔天,肖战和自己工作室的伙伴一起去谈合作,他走在路边醒酒,看到一个踉踉跄跄的身影走向人行道,熟悉得很。车水马龙,谁也不让谁,眼看一辆车都要横过人行道,那人却跟没看到似的,不躲不避。肖战撒了腿就往那人身边冲,一把把人拉到怀里,只堪堪避过那俩车头,车主骂骂咧咧的声音飘散在风中。


“王一博,你走路不带眼睛的吗!”刚刚差点!差点王一博就被撞到了,那么快的车速…肖战发现自己的手都在抖。回过神来的肖战朝怀里的人吼道。王一博本来沉浸在熟悉的温暖气息中有些昏昏欲睡,被吓得一瑟缩,脑袋抬了抬,睁着迷蒙的双眼,认清是肖战后,突然发脾气把人一推,转头就走。


走没两步就跌倒在地上,肖战赶忙去扶,着急得检查他身上有没有哪里受伤,哪知又被王一博发狠推开,肖战也跌坐在地上,有些懵。小孩子的力气大他一直是知道的,只是从没对他使过,已经被讨厌到这种地步了吗?连醉酒都排斥。肖战自嘲地摇摇头。还是不放心王一博,接着去扶他,结果又被推开了。


肖战有些怒了,想转头就走。可是见着王一博抱着自己的腿缩成一团坐在路边,可可怜怜的又很心疼。事不过三,肖战告诉自己。认命地再次走过去。


“王一博,最后一次,起不起来。”肖战居高临下地看着王一博


王一博抬头拿眼睛狠狠地瞪着肖战,往死里瞪,像是想把他瞪出个洞。眼睛红红的,肖战分明在他眼底看出了几分受伤的神色。王一博脸色很不好,眼底一片乌青,在白皙的脸上显得犹为明显。


小朋友没有好好照顾自己,肖战意识到这点,心就一阵抽痛。肖战蹲下身来与王一博对视,放柔声线“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说罢还揉了揉王一博的头发。


王一博在肖战的手碰到他的那一刻就忍不住了,开始掉眼泪,发现后又用手往脸上狠狠一抹,力道大得脸上都发红,扭过头不看肖战,嘴唇被自己咬得有些失血。


肖战看得心疼,鬼使神差地竟然就亲了上去了。王一博大脑瞬间死机,只觉得自己耳边炸开了几朵烟花,呆呆地松开了咬着唇的牙齿。肖战也懵了,想着算了,他妈的亲都亲了,一不做二不休。


一咬牙,闭眼温柔接着舔了舔王一博唇上被他自己发狠咬出的一排牙印,王一博觉得自己整个人在抖,被肖战亲得浑身发热。刚想回吻过去,肖战弹开了。肖战想起还是在路边,心里大骂自己疯魔了吧。看着还在呆坐的王一博叹气,宿舍门禁回不去了,先找个地方安顿好小孩再说,王一博穿得少,喝酒又吹这么久风,再吹下去估计得感冒。


/

接下来的王一博倒是听话,没再挣扎,估计被吻震惊得还在发懵。肖战牵着他找到一个酒店,办理了入住。


进了房间,肖战发现王一博在抖,赶紧开了暖气,拿着热水壶去煮水。屋子里安静得可怕,只有哗啦啦的流水声,突然王一博听到肖战说支支吾吾地说


“刚刚…你别放在心上”


王一博不可置信地看了肖战一眼,气得肺都炸了,受伤神色愈浓,腾地一下站起身就要往门口去。


肖战马上拉住他,“外边冷,你…”砰地一下又被王一博推开了,今晚被三推四推,肖战也火气也上了。


“王一博!你有病吧!”


王一博的脚步顿了顿,转过头来望着肖战,神色哀戚又带着冷意


“学长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肖战看着王一博红红的眼睛,心又软了,柔声哄到“好了好了,我的错”


“坐下,擦擦脸”


说罢拉了拉王一博的手,把手上的刚热好的毛巾递了过去,王一博不接。依旧瞪着他,肖战叹了口气,拿着毛巾轻轻擦过王一博的脸,细致轻柔。


被风吹得冰冷的脸碰到温暖的毛巾,氤氲出一片雾气,熏湿了王一博的眼睛。王一博觉着冷热交替,酒气上涌,眼泪就开始往掉下来,怎么也止不住了。


肖战察觉出不对,看着哭唧唧的王一博,又心疼又心软,把人搂到怀里哄:“小祖宗,你到底是怎么了啊?”


“肖战你个渣男!”王一博语出惊人。

肖战怀疑自己听错了,哭笑不得。


“我怎么了我?”


王一博又推开了肖战,拿着小狗一样湿漉漉的眼睛接着瞪他。


肖战马上改口:“渣男渣男,是我”


又把王一博搂回怀里,要说到现在肖战还察觉不出王一博的感情,肖战就白活这二十多年了。肖战心里的喜悦一层层漫了上来,原来落花有情,流水也缱绻。


“你也这样抱别的人吗?”王一博的声音有些哑。


肖战噗嗤一声,轻笑出声,“你的脑袋天天在演什么狗血偶像剧哦”


王一博气鼓鼓把他的手推开,“你摸过别人的手别摸我!”


喝醉酒的王一博真的像炸毛的小狮子,褪去冰冷的外壳,住在心里的小孩子探头探脑地想接触世界,肆无忌惮地闹脾气。太可爱了点,肖战心里爱到不行。


“崽,那是我表弟”肖战憋着笑。


王一博有些怔愣,喝醉酒小脑袋瓜转得有些慢,等反应过来的嘴角的笑已经压不下去了,可他看着肖战调侃的眼神,有些恼羞成怒


“表弟也不行!”


​“好好好”肖战笑意褪不下去


“肖战!你以后要是再这么久不理我,我就…”小狮子炸毛了


“你就怎么样?”肖战对着他挑了挑眉。


“我…我…”王一博盯着肖战的脸瞬间失语,看着这张脸真的是什么狠话说不出来。


肖战笑得有些欢,王一博想到这两个星期的委屈,看着眼前没心没肺的人,气得嘴一撇,又要掉眼泪。


肖战马上收了笑,抱着王一博的手紧了紧,

在王一博的耳边一字一句地说“宝,喜欢你,只要你。”


大概是等这句话太久了,久到不可置信,王一博觉得自己在做梦,整个人都在抖,猛得把肖战往床上扑,俯身就吻了下去,是梦,就永远不要醒。


……

“唔,崽崽,你轻点…”

“疼…”


​/

晨光洒落,万物温柔。


王一博嘴角带着笑,他好像做了很甜很甜的梦。


不对,是梦吗?王一博嚯地睁开眼,身边没有温暖的人,一屋子的安静。


原来真的是梦。可他明明记得肖战抱着他哄着他,叫他崽崽,说喜欢他。王一博苦笑。


从天堂跌回地狱不过如此,不如不梦。王一博倒回床上,手盖住眼睛,有水滴渗出指缝。


吧嗒,酒店的门开了。王一博猛得坐起来,看着门口拎着早餐的人,有些不可置信。


肖战看着王一博软趴趴的呆样笑得眯了眼,还没开口,下一秒就被抱住了,力道大得肖战吃疼。


“诶诶诶,小祖宗,你倒是松点啊,豆浆要撒了!”


“我以为…我以为……”王一博的小奶音有点哑。


肖战瞬间明了,心像被针密密麻麻地扎着。他不该什么都不留就出去买东西,本来王一博喝醉了就记不太清事,还让他一个人待着胡思乱想。肖战放下手头的早餐,拉着王一博坐回床上,拿了外套披在他身上,王一博手脚发凉,也不知道是被冷的,还是被吓的。


肖战就着外套搂着王一博,等到怀里的人回暖了才笑着开口


“不是梦。”


“崽崽,你要对我负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