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婆萝

Tino Leung:

Nikon FM2 / Kodak Ektar 100 / 印度-阿格拉

 

泰姬陵外

悄然花开

夏:

深秋的夜开始冷起来,住在植物园附近的葱葱家算是比较远了,坐上824路公交车,去照看一下因为主人出远门而独自留守的她家猫咪小S。路上看车窗外的路人在灯火下行色匆匆,天桥,大厦,高架,地铁,公车在这茫茫的城市路网中显的微不足道,想起小时候,爸爸第一次带我从郊区坐车去市中心的外滩玩耍的情形,那时不像现在,大概那会个子小只能用小短腿丈量这个城市,觉得这个城市好大好远,一路上,爸爸都要换好几次车,问好几次路,还要走上好几段弯路才能到达目的地,如今我们住在这个城市的中心,世界好像小了很多,因为爸爸生病,这大半年带爸爸走访了这个城市的好多家大医院,以前出门还需要爸爸牵着问路的小孩已经长大能带着爸爸去不同的陌生的地方,不用问路,没有弯路,手机网络那么发达,地图,定位,路线,导航一切在掌间那么方便,对于那个年代的爸爸,并不是不懂手机APP那么简单,这是无奈的岁月变迁的痕迹,这真是一个伤感的事实,在我们已经可以在世界各地旅行而无须担心如何到达的时候,我们的父母已经慢慢的老着,这世界却还有那么多他们没有看到的。所以,还有那么多的时间,亲爱的爸爸,我要带你去旅行,去看看这世界。

逸瞬间影像:

BY | Canon 5D Mark III , EF 24-105MM F/4 L USM , Sigma 12-24MM F/4.5-5.6 EX DG HSM II |

 

从小喜欢登高望远,到了哪座城市都想往高处爬去看日出日落。
然而居住在广州对于喜欢登高的我是很可悲的,唯一算的上壮观的登高处只有广州塔。况且今年广东天无三日晴,即便是晴天,也是灰蒙蒙的一片天。难得有天天气好,在广州之巅看到了摄人心魄的日落。
极目远眺,云彩飘过,看到天边的云朵张口欲吞下那一轮坠落的红日,天际彼端,被渲染上了一层美丽的色彩。随夕阳消失在地平线,炫蓝的暮色笼罩了天空,逐渐亮起万家灯火,点缀着这座让人又爱又恨的广州城。
一辈子,可能就安定在一座城市里,一定要和爱的人在城市之巅看一次日出日落。